烟涩

千机未尽,怎会先离博奕,独沐秋风

伞修已纯食,以前写的其他cp的文可以去@烟涩的小号 查看

转载请务必私信!

【伞修】商参(一发完)

★重发一致歉。
☆伞修only 大学设定 HE
  此时正是秋天。
  
  苏沐秋像往常一样很早就来到了图书馆,却发现平时常坐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人。
  
  有些惊讶有人居然来得比他还早,苏沐秋走近了些,想知道究竟是谁。
  
  坐在座位上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黑发少年,他把校服随意地披在肩上,白色衬衫的衣袖却被仔细地卷起,露出一截白晳的手臂。头发也被梳得一丝不苟。
  
  少年将书直立着,似乎看得很认真。一副好学生的模样。
  
  再走近些,少年感觉到有人接近,也抬起了头。
  
  两人眼神交互的瞬间,苏沐秋认出了少年。
  
  去年新一届大一入学典礼上发言的新生代表,叶修。苏沐秋其实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叶修,知道他说话很……嘲讽,于是并没有刻意地和他打交道。苏沐秋今年大三,叶修大二,同校一年,两人却并没有任何接触。
  
  气氛有些尴尬。“你好。”出于礼节,苏沐秋扯出一个笑容。
  
  “哟,原来是苏学长。”叶修嘴角上扬起一个弧度。
  
  “你认识我?”其实不该惊讶的,毕竟苏沐秋在H大也算是出名人物了——学生会会长,成绩优益,很多人眼中的大神级人物。但是面对以个以前完全没有交谈过的人,为了避免冷场,他还是说出这四个字。
  
  “当然,刚进校就认识了,大名鼎鼎的学生会会长——谁会不认识?”叶修笑道,眼中闪过一丝戏谑,搞得苏沐秋有些莫名其妙。 
  
  “说起大名鼎鼎,当然不如学弟。”虽然和在记忆中和叶修并没有什么交集,苏沐秋觉得还是有必要反击一下。
  
  “是吗,那真我的荣幸。”叶修嘴边的笑意更明显了。
  
  叶修,应该说也算是在学院里小有名气,当然成绩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就是他那异常高的嘲讽值。苏沐秋曾听别人说过,如果不是因为家世,叶修肯定已经被绑起来打一顿了。
  
  叶修的这个笑容让苏沐秋感到有些不快,嘴角抽了抽,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他向周围看了看,似乎只有眼前这个位置比较舒服。
  
  “我可以坐这里吗。”他问。
  
  “当然,我不介意。”对方耸肩。
  
  苏沐秋于是毫不客气地坐下了。
   
  看到叶修拿的书看起来像是天文方面的书籍,苏沐秋又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学弟,你天文系的?”   
  
  “哎?不是。”叶修看了他一眼,然后又低下了头。
  
  “那你……”苏沐秋指了指叶修手中的书。
  
  “呵呵。”叶修笑得有些奇怪,然后他把书移开合上,书后藏着一本漫画。“虽然大学不管这个,但表面工程还是应该有的。”
  
  苏沐秋:“……”
  
  叶修把漫画书合上:“学长学天文的?”
  
  “不是。我学金融。但是对天文比较感兴趣。”
  
  “好吧。其实,我对天文也还是挺感兴趣的。”叶修又把天文书翻开,装模作样地翻了几页。
  
  《青少年天文知识大全》。看到书的名字后,苏沐秋白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。
  
  叶修大概也觉得没什么意思,勉强看了几页就把书放回,离开了。一大早就来到图书馆却只看一会儿书就离开,苏沐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低头又开始看他的书。
  
  于是忽略掉了叶修离开时嘴角的笑容
  
  第二天,苏沐秋来到图书馆,叶修早已坐在昨天的位置。
  
  “苏学长好啊。”叶修很明显没有认真看书,苏沐秋刚进门,就抬起了头。
  
  “这么早。”苏沐秋随口应了一声。
  
  “当然,为学长占位啊。”叶修笑吟吟地回答。
  
  “没必要吧。”苏沐秋坐到叶修对面。
  
  “是么,那下一次我就不让学长坐我对面了。”叶修笑容不减,多了一丝调侃。
  
  “……”苏沐秋真的觉得不应该和叶修说话,让他有种想打人的冲动。
  
  后来的一个星期里,两人常常见面,却都是在图书馆。苏沐秋简直要怀疑叶修是故意要和自己作对,虽然对方倒也没有挑衅什么的。
  
  不过他也好奇,如果要和自己作对,为什么要是入学第二年。
  
  他看不透叶修这个人。不知道他想的什么,要做什么。
  
  今天先到的是苏沐秋。半小时后叶修也来到图书馆,看到苏沐秋,然后毫不犹豫地坐到了对方对面的座位上。
  
  “哟,学长早啊。”刻意忽略掉苏沐秋杀人般地眼神。叶修又把那本《青少年天文知识大全》立了起来。
  
  “你怎么天天来?”苏沐秋有些无奈。“还有你就不能换本书吗,虽然我不知道大学图书馆里居然有这种书。”
  
  “都说了我对天文感兴趣啊,当然要从最基础的东西开始知。”叶修无所谓地耸肩。
  
  “……你有看吗。”苏沐秋扶额,“天天把书立着,后面又藏着漫画书吧?还拿着笔记本和笔装作在记笔记的样子。”
  
  叶修“呵呵呵”地笑了几声,然后把书放下,那本天文知识大全后果然是一本漫画书。
  
  “……”苏沐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毕竟图书馆又不是他家开的,不能把对方赶出去。
  
  “其实你对天文根本不感兴趣吧。”苏沐秋笃定地说到。
  
  “或许吧,”叶修懒懒地抬眼看了他一眼,眼中有几分异样地情绪,“不过也说不定。”说着又把书立了起来。
  
  苏沐秋不再理会他。
  
  偷偷合上漫画书,叶修拿起笔,翻开了笔记本。
  
  笔记本上画着一个人。
  
  那个人低头看着书,表情认真。虽然还没有画完,但也可以看出画中的人究竟是谁。
  
  画完最后一笔,叶修又看了一下画上的人,无声地笑了笑,收起了笔记本和笔。
  
  我对天文不怎么感兴趣。
  
  可如果学长对天文感兴趣,说不定我也会。
  
  这样,是不是有更多的话可以说?
  
  这样想着,叶修真的开始看那本天文知识大全。
  
  当然,也就是随便翻一页看看。
  
  商星,星宿二,属天蝎座。二十八宿中的心宿。也称“大辰”、“大火”。《左传·昭公元年》:“迁 阏伯 于 商丘 ,主辰。 商 人是因,故辰为商星。”
  
  天蝎座?叶修记得,对面这个人,好像就是天蝎座。
  
  “学长,你生日是多久?”叶修突然问。
  
  “我?11月7日。你要干嘛?”
  
  “天蝎座啊?”叶修笑。
  
  “不清楚。你对星座还有研究?”
  
  “我以前一小弟研究这个。学长,商星也属于天蝎座啊。”
  
  “是。天蝎座又属冥王星。”苏沐秋回答。
  
  “学长,下次我们去天文馆怎么样?”叶修突然提议。“认识这么久,不能老在图书馆啊。”笑得有点暧昧,但眼神却有些期待。
  
  苏沐秋愣了片刻,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。“约个时间吧。”
  
  “好啊,学长把电话给我吧,我想好了告诉你。”叶修似乎很高兴,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,递给苏沐秋。苏沐秋看着叶修,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,但也没有深究。
  
  “好的,到时候联系吧。”苏沐秋把纸还给叶修。
  
  手机响了,苏沐秋看了一眼接了电话。
  
  “有事,先走了。”他偏头对叶修说了一声,然后转身离开,留给叶修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  
  ★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…
☆那个,苏沐秋所说的是古代的理解和现在是不一样的,在本章请不要深究。
  
  苏沐秋有些后悔。
  
  后悔的,当然是答应和叶修一起来天文馆这件事。
  
  “那么,就后天吧。”
  
  当时,电话的那一头,叶修这样说道语气中有些许兴奋,“学长后天应该有空吧?”
  
  “知道了。”苏沐秋挂断了电话。
  
  两天后。当苏沐秋和叶修两个大男人混在一对对情侣之中时,苏沐秋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。
  
  “学长没事吧。”叶修看苏沐秋脸色铁青,自然也知道原因,调侃道:“学长。实在觉得尴尬就走吧。”然后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  
  “叶修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真的很欠。”苏沐秋觉得牙龈都要被自己咬出血了,“答应你要来,我当然不会食言。”
  
  叶修没有再说什么,嘴边仍旧带有一丝笑容,但眼神却有些失落。
  
  “走吧。”苏沐秋到没有注意叶修的眼神。
  
  两人来到一架望远镜前。
  
  “话说在前头,虽然我对天文很感兴趣,”苏沐秋说,“但是,我可分不清天上那都是些什么星座。”
  
  “没事的,我只是想来看看。”叶修凑了过去。“学长,那颗最亮的是什么星啊?”
  
  “……北极星?”苏沐秋随口乱说。
  
  “不对吧……那北斗七星呢?这个方位是北吗?”
  
  “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
  
  气氛有些尴尬。
  
  这时站在他们旁边不远处的一位女生热心地走了过来,从望远镜看过之后,说:“这是参星。”
  
  “参星?这我听说过。”叶修朝那女生礼貌地笑了笑。
  
  女生离开了,叶修和苏沐秋两个门外汉又开始尴尬了。
  
  “学长,你知道天上哪颗星离参星最远吗?”
  
  “……大概是商星吧?”苏沐秋不确定,“以前听我妹妹说的,其实这些东西我不怎么清楚。听说是一颗在西一颗在东,正好相对着,所以永远不能被人同时看到?”
  
  叶修点点头,表示了解。
  
  叶修曾从各方面了解过苏沐秋的事情。苏沐秋是本市人,以苏沐秋的成绩,明明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学习,可是他选择了留下,因为他要独自抚养他的妹妹苏沐橙。
  
  “学长,不早了,我们走吧。”
  
  苏沐秋走在前,叶修落后他一两步。叶修本想和他并肩一起走,又怕苏沐秋觉得尴尬而躲开,毕竟说实话,两个人也并不是很熟。
  
  一偏头,就可以看到苏沐秋修长挺拔的背影。叶修安静地注视着,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。
  
  自一年以前,他刚入学时,他就一直这样默默注视着这个背影。
  
  他本来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,从家里偷偷跑出来,来到这所大学纯粹是为了消磨时间。
  
  可当他有一次到图书馆闲逛时,他看到一个认真看着书的少年。
  
  少年背对着他坐在靠窗的位置,阳光洒在他的背上。
  
  后来他才知道,那个人是学生会会长,苏沐秋,一个几乎全能的优等生。
  
  当时,叶修看着那个背影,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他觉得有些荒谬。
  
  叶修用了一年让自己也变成了成绩优等生,虽然他并没有必要这样做。以他的家势,即使他变成一个混混,也会衣食无忧。
  
  这一年,也算是一种检验,检验的是当时在心中一闪而过的那一种荒谬的感觉。
  
  一年之后,他拿着一本《青少年天文故事大全》,藏着一本漫画书,出现在苏沐秋的面前。
  
  学长,我好像,有点喜欢你。
  
  叶修在苏沐秋身后轻声说。
  
  说完,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,无奈地摇头。
  
  他没有看到苏沐秋突然停顿的脚步和攥紧到发的的指节。
  
  那天过后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。苏沐秋仍早早地来到图书馆,而叶修已在等候。
  
  叶修拿着一本天文学方面的书,正在看着,甚至还在做笔记。
  
  “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苏沐秋在他对面坐下。
  
  “我都说了我对天文感兴趣。”叶修回答,“不过我感兴趣就要把它彻底了解清楚,而不是像学长这样连参星和北斗星都分不清。”
  
  “……”苏沐秋差点爆粗。
  
  “学长有没有想过以后去哪里工作呢?”叶修问。
  
  “……没想过。在妹妹上大学前我应该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  
  “你妹今年几年级?”
  
  “高一。”
  
  “……那就是说,在大学毕业后你还要在这里呆一年。”
  
  “应该是。”
  
  “那学长离开这年,我也正好毕业了。”
  
  “那又怎样?”
  
  “不怎样。”叶修心里却有些高兴,因为苏沐秋可以在这里多留一年,自己是不是还可以经常看到他?
  
  这回,他的喜悦倒是被苏沐秋看在眼里。苏沐秋皱了皱眉,没有说什么。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叶修和苏沐秋仍和往常一样来图书馆看书,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交流。
  
  苏沐秋毕业那天,叶修拉着他说要请他吃顿饭,苏沐秋也没有拒绝。虽然他们平时除图书馆看书外接触真的不算多,但是也算是朋友交情。
  
  在饭桌上,两人都喝了点酒,开始聊以前的一些事情。
  
  “叶修不知道你记不记得,一年前我们去天文馆回去路上,你说你喜欢我,”苏沐秋拿起啤酒喝了一口,“你这玩笑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……”
  
  他突然停住了,暗骂一声怎么喝了一点酒就开始乱说话。他看向叶修。
  
  此时叶修的表情也有些难看,他紧握着酒瓶,没有说什么。
  
  叶修不喜欢喝酒,一瓶酒现在只喝了一口,这句话当然是听到了。苏沐秋索性不再逃避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  
  “没事的,开个玩笑而已,我没这么小器的。”气氛有些尴尬,苏沐秋抬手想拍拍叶修的肩膀。
  
  手却被叶修握住。苏沐秋想抽回手,可叶修力气很大,握得他手生疼。
  
  “是的,我喜欢你。”叶修沉声回答。
  
  “你醉了。”苏沐秋笑了笑。
  
  “我没有。”
  
  “你醉了。”
  
  “我没有。”
  
  苏沐秋把酒瓶猛放到饭桌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  
  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  
  “你……喜欢我?!”过了好久,苏沐秋才反应过来。“开玩笑吧?”
  
  叶修没有回答,只是安静地看着他,表情认真。
  
  “你……”苏沐秋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虽然他也曾做过这种猜想,可真当这种事情落到自己身上,一种无力感还是袭卷而来。叶修的目光好像有千斤重,砸在他身上,让他觉得一阵阵痛。
  
  “叶修,你不正常。”他有些无措地摇头,喃喃自语。“你不正常。”
  
  叶修闭上眼没有说什么,只是嘴角上扬起一个疲惫的弧度。
  
  泪水悄悄从眼角划落。
  
  “是的,我不正常……”他将身体蜷缩起来,“我不正常,我不正常……”
  
  苏沐秋愣愣地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  
  过了一会,叶修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,从钱包里掏出两张钞票,放在桌子上,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。
  
  天色更暗了,小饭店里的客人陆续离开,只有苏沐秋一人,呆呆地坐在座位上。  
  
  毕业后,苏沐秋没有像他以前说的那样留在本市直到妹妹高中毕业。他来到了B市找了个比较稳定的工作,与H市相距很远。
  
  他来到B市,交了女朋友,他想兢兢业业地和女友谈恋爱,可是却一直没有什么感觉。
  
  后来,女友提出了分手。
  
  “我觉得,你不喜欢我。那么,我们都没有必要浪费时间。”她说。
  
  苏沐秋没有说什么。
  
  他在逃,他知道。至少目前,他还不能接受那个事实。
  
  太不正常了。对同性的喜欢,太不正常了。在B市的某家酒吧内,他抑头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。辛辣的酒逼出了眼泪。坐在对桌的那对情侣正暧昧地靠在一起,低声耳语。重金属的音乐和炫丽的灯光将现场的气氛点燃,而苏沐秋却仿佛置身事外。在一片灯光朦胧中,他竟忍不住地思念那个人嘲讽的笑容。
  
  妈的。他猛地把酒杯砸在桌上。
  
  他似乎也变得有些不正常了。
  
  他走出酒吧,想吹吹冷风清醒一下。这时手机响了。
  
  “喂?”他没看是谁打来的,直接接通了电话。
  
  “哥,干嘛呢?”妹妹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  
  “随便逛逛。”苏沐秋从衣袋中摸出一包烟,“有事?”
  
  “没事就不能打电话来找你吗?真过分。”电话那头,苏沐橙不满地嘟起了嘴。
  
  “你快高考了吧,还不快点去复习?”
  
  “就不能休息一下吗?而且哥哥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也很想你啊!”苏沐橙有些不高兴,“就要高考了你都不回来看看我,以前说好的等我高考完才离开吗?”
  
  苏沐秋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他知道,他将还未成年的妹妹一个人丢在H市只成前往B市确实有些为难苏沐橙,但他还是……
  
  电话那端也没有再说话。
  
  “对不起。”他只好开口。
  
  过了一会儿才传来沐橙的声音,“没有啦我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,哥哥你一个人养家已经很不容易了,”说着竟有些哽咽,“哥哥注意身体,不要太累了,我这边你不用操心的。”
  
  “……下周我回来看你。”纠结了片刻,苏沐秋还是说到。
  
  “真的?!”苏沐橙有些惊喜地说。
  
  “真的。现在已经晚了,快去休息吧。”说完,苏沐秋挂断了电话。
  
  手指不自觉地翻到通讯录,那个人的名字赫然在列。指尖犹豫了几下,还是选择了退出。
  
  想问问他最近的情况,却又不可避免地觉得尴尬。
  
  当初拒绝的是他现在逃避的也是他。他已经不敢面对那个人了。
  
  古书记载,离参星最远的星,是商星。两颗星正好相对,一颗升起时另一颗正好落下,所以永远不能同时看到两颗星。
  
  自己和那个人似乎也是这种情况,不过又有些不同。苏沐秋想。两人原本可以隔得很近,可自己却将对方推远。
  
  不,或许说,他们从未靠近?
  
  苏沐秋摇头,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。
  
  一周后,苏沐秋请了假,回到了H市。刚到家,沐橙就迎了上来,给了他一个熊抱。
  
  “哥,好久不见你又瘦了……”苏沐橙眼睛有些发红:“B市压力太大就回来吧,一个人在那边太累了。”
  
  苏沐秋苦笑着摇摇头。回来?他想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。
  
  只要一天他放不下过去的种种,他就一天不敢面对。
  
  “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他转移话题。
  
  “挺好的。”苏沐橙回答,“而且哥你以前那个大学的同学还一直很关照我。”
  
  “大学同学?吴雪峰?”苏沐秋觉得有些奇怪。
  
  “不是啦,是叶修哥。”苏沐橙笑着说,“哥你以前不是和他一直关系很好吗?还经常和我提起他呢。”
  
  叶修。
  
  听到这个名字时,仿佛一个晴天
霹雳,直接砸下。
  
  苏沐秋突然脸色有些苍白。
  
  “对了,我把哥你回来的消息告诉叶修哥了,他还说过几天请我们一起吃饭呢。”
  
  苏沐秋没有回话。
  
  “哥?怎么了?”苏沐橙这才发现苏沐秋脸色有些不对,问道。
  
  “……没,没事。”苏沐秋摆摆手。
  
  叶修。他心中传来一声低沉的悲鸣。
  
  叶修。  
  
  苏沐秋坐在叶修对面,苏沐橙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,刚吃完饭就借故离开了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气氛有些尴尬。
  
  叶修点燃一支烟,却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合适,低声说了一句,“我去外面抽。”
  
  “没事。”苏沐秋摆摆手,也从包里拿出一根,“不介意。”
  
  两人又抽起了烟,没有说话。
  
  一支烟很快就燃尽,可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过漫长。
  
  “你……”想了想,苏沐秋决定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。可是刚开口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  
  “听沐橙说,这段时间你对他一直很照顾,谢谢了。”苏沐秋说。
  
  “不必在意。”叶修懒懒地扬起唇角。
  
  然后又沉默了。又无话可说了。苏沐秋突然觉得刚才想要缓解一下尴尬气氛的想法有些可笑。
  
  两个人坐在这里,就已经是最大的尴尬了。
  
  “出去走走?”苏沐秋提议。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  
  叶修沉默着站起身。
  
  两人又一前一后地走着。还是没有一句交谈,好在过往行人的笑谈声使得气氛不那么压抑。
  
  最后,两人索性在一处路边长椅上坐下,只是两个人都坐在长椅边上,保持着最远的距离。
  
  苏沐秋终于受不了了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叶修?!把话说清楚!”
  
  “我什么意思?”叶修低声笑了,笑得有些讽刺,“你说要出来走走,我在后面跟着。我没有什么意思,学长。”他说得非常平淡,声音也很轻,如手指间未燃完烟头飘散的烟,无声地融入夜空中。
  
  “学长”二字,在苏沐秋听起来颇有几分嘲讽的意味。
  
  “你!”苏沐秋猛地从长椅上站起来,又不好发作,只得又坐下,点了只烟。
  
  晚风轻轻吹拂着,苏沐秋却烦躁到无法思考。
  
  或许,自己真的不正常了吧。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。
  
  “喂。”叶修却难得地主动和他说话了。“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  
  苏沐秋没有去看他,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。
  
  “男孩,还是女孩?”叶修的声音很平淡,听不出一点情绪。
  
  “……什么意思。”
  
  “你喜欢男孩,还是女孩?”
  
  苏沐秋嗤笑了一声,想回答“当然是女孩”,却发现开不了口。
  
  “无聊的问题。”他说。
  
  “我也这样觉得。”叶修的声音里藏着一丝低落。
  
  不等苏沐秋表态,叶修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。
  
  “我认为,我喜欢女孩。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”叶修说完,偏头看着苏沐秋。
  
  “那你还?!”苏沐秋有些惊讶。
  
  “所以我在想,从那时起,我大概,不太正常吧……就像你以前说的那样。”叶修看似无所谓地笑了笑,但只有他才知道笑里的苦涩。
  
  苏沐秋沉默了。
  
  “我知道你在躲我,其实没有必要的……”叶修继续说。“我会死心的。”
  
  苏沐秋一惊,下意实握住了叶修的手腕。而叶修,似乎也对苏沐秋的行为深感意外。
  
  “你……”叶修欲言又止。
  
  苏沐秋的头低着,额发垂下来,挡住了叶修的视线。他握住叶修手腕的手用力到关节发白,在叶修手腕上留下一个红印。
  
  叶修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安静地看着对方。
  
  过了许久,苏沐秋才抬起头,在目光和叶修交汇的瞬间,他有些尴尬地偏过头,低声喃喃,
  
  “我大概,也变得不正常了……”说完,苏沐秋伸手将脸遮住,不知此时此刻他的表情。
  
  他刚才说话声音很轻,但叶修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  
  心中的苦涩瞬间就被喜悦取代。叶修甚至有些不敢想信苏沐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  
  他想开口追问,又害怕听到否定的答案。他想回握住他的手,又害怕下一刻被无情地甩开。他看着沉默不语的苏沐秋,狂喜和不安两种情绪在心中交替着。
  
  苏沐秋被叶修看得有些不自在。他有些想躲开,可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,“是个男人就不要逃避”。
  
  那个声音像一道惊雷,将苏沐秋劈醒。
  
  他也像叶修那样,露出一个有嘲讽意味的笑。
  
  逃避,太不像他的作风了。
  
  我苏沐秋天不怕地不怕,连以前出了次车祸都挺了下来,怎么这一次就怂了?他想。
  
  想着,他抬头,正对上叶修有些不安的目光。
  
  “我想,”苏沐秋说,“我好像被你给传染了。”
  
  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  
  “试一试?”苏沐秋挑眉。“你的看法呢,学弟?”
  
  “好啊,学长。”叶修笑了,他伸出另一只手将苏沐秋的手回握。
  
  “快走吧,天晚了。”苏沐秋站起身,却没有甩开叶修的手。
  
  叶修也站起身。
  
  “喂,”叶修叫住了苏沐秋。
  
  “干嘛?”苏沐秋停下了,却没有转身。
  
  “哟,好久不见啊,学长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想起。
  
  闻言,苏沐秋猛地转过头。
  
  “有病吧你?”他嗤笑一声。
  
  “一年不见,这样说没什么不对吧?”叶修不以为意,“而刚才我一直在想另外一些事情,一直没有说。”
  
  “……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苏沐秋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的笑容。
  
  叶修上前一步,和苏沐秋肩并肩站着。“以前,我都站在你身后,看着你的背影。”
  
  可是现在,我就这样站在你身旁。
  
  “上一次,在天文馆,我们一起看到了参星。”
  
  “你告诉我,参星和商星永远不会同时出现。”叶修点燃一支烟,叼在嘴里。
  
  闻言,苏沐秋失笑,“当年的黑历史不要再提了好不好?”
  
  参星和商星,原本就是一颗星,只是当时的人误会了而已。
  
  “学弟,这回,一起去看商星怎么样?”苏沐秋搭上叶修的肩膀。
  
  叶修缓缓吐出一个烟圈
  
  “好啊,约个时间吧?”
  
  “明天怎么样?”
  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END★☆★☆★☆★  
  
  古书记载,离参星最远的星,是商星。两颗星正好相对,一颗升起时另一颗正好落下,所以永远不能同时看到两颗星。
  
  而后来人们才发现,其实参星和商星,原本就是同一颗星。
  
  他们原以为远到天际两侧,后来才发现近在咫尺。
  
  好在一切不算太晚。 
     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5 )

© 烟涩 | Powered by LOFTER